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永龄的博客

老唱片播送出老歌

 
 
 

日志

 
 
关于我

出身在上海 小学:守真小学 中学:南洋模范中学 大学:同济大学建筑系 工作:同济大学建筑系教授至退休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那一点抹不去的痛  

2009-08-26 11:06: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日前我记述了可爱的天意宝贝,不由得想起我自己的儿女,也不由得触及心中那一点难以抹去的痛。

   我的儿子出生在75年12月27日,因为25日是耶稣基督的生日,26日是毛主席的生日,大家戏称他是仅次于上帝和伟人的孩子,亲友们也都祝贺我生了一男一女一枝花,但他出世的初期却是有些艰难的,当时还在文化革命后期,四人帮时代,女人生孩子,一律只有56天产假,我在月子里就不得不考虑上班后儿子怎么办,当时女儿才三岁,放在隔壁弄堂的托儿所里,由我70岁的母亲照顾,儿子咋办?后来知道在淮海中路近思南路,有一家私人办的全托班,儿子在那里住了18个月,因为太小,对于每周见一次的妈妈爸爸和姐姐并没有太多印象,那时他不会讲话,不会走路,(和天意真有天壤之别) 我们把他接回家,只一个星期天,就活络了不少,首先会叫的是妈妈,他是那么乖又非常安静,我是多么想把他留在身边,可是他爸要出差了,我那时正和学生入驻工地,又不能再加重老母亲的的负担,只能横下心再次将儿子送去全托,这次是去他爸联系的卫生局托儿所,每星期六接回来,星期一送去,他会蹒跚走步了,会唱我听不懂的歌,星期日是最高兴的,儿子可以和小姐姐在弄堂里玩,我会烧他们喜欢吃的酱油荷包蛋,睡觉前外婆或我给他们讲故事.                                                                                                       星期一早上是我苦难的时候,我抱着儿子出门,他还是高高兴兴的,上了公共汽车,他还嘟噜着:嘀嘀吧吧呜!对邻座微笑,一副可爱的样子。下车以后开始还高兴地东张西望,忽然,就那么一转眼,孩子忽然不出声了,只是放在我肩上的手抓紧了,眼睛睁得大大的,充满忧虑,从车站到托儿所大约10分钟,他越抓越紧,又将脸深深地埋入我脖窝,但不哭也不叫,不给我任何安慰他的机会。我只能无奈地走着,进了托儿所,老师站在教室门口,欢迎小朋友回来,孩子并不挣扎,不看我一眼就就把手伸向老师,,托儿所的程序是先将孩子脱了裤子放在痰盂上,(大概怕他们逃走),整个过程儿子只是低着头摆弄自己的手指,就在我转身跨出门口时,背后“哇”地一声压抑了半天的哭声。我犹如撕心裂肺般快步逃到外面,一路哭着去上班,好像我抛弃了孩子一样。我也曾经千方百计让他爸去送,可还是有下一次,这种情况的转机是儿子在托儿所感染了腮腺炎,不得不留在家里。我们征得公婆和小姑同意,将对门方家姆妈的乡下亲戚请来帮忙,那是个20岁左右的姑娘,她喜欢孩子,孩子也喜欢她,叫她阿娟姐姐,至此那段艰难告一段落。

   儿子和他姐姐象其他孩子一样快乐成长,小学,中学,大学,留洋,海归,结婚。                                    

有时我会忍不住对他说:“妈妈生了你,又把你托出去,你怨我吗”儿子说,什么事哦,记不得了。有时我想想,自己3岁时的事,脑子确实是一片空白,

  记不得了,儿子记不得了,可我总难以释怀, 那条路,那表情,那一声.........一                                                                                

  评论这张
 
阅读(8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