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永龄的博客

老唱片播送出老歌

 
 
 

日志

 
 
关于我

出身在上海 小学:守真小学 中学:南洋模范中学 大学:同济大学建筑系 工作:同济大学建筑系教授至退休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读后  

2009-08-07 18:49: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了为诚兄的博克“我与宗教无缘”,想起了几件往事,在这里记叙一下。

                       

                             一  关于那个高班同学

   文中所写到的那个高班同学就是我班上的朱育琳,一个高高瘦瘦的男生,苍白的面容带副眼镜,比我们大好几岁,平时不爱说话,别人问起,他笑笑说,和你们小孩说什么呢。

   那次是罗小未先生的西洋建筑史课,参观教堂,回来要写报告,一般同学都按照平立面细部来描述,朱育琳却写了教堂的气氛和自己的心情,最后一句是:“上帝啊,让唯物主义的市侩们见鬼去吧”。我们那时真的是孩子,还嘻嘻哈哈的传阅,后来在反右运动中就因为这个他成为批判对象,58年和另两位同学被发配到农村劳动改造,两年后一个同学回学校了,朱育琳和另一同学再次被发配到新疆,从此失去了他们的消息。91年我们班级聚会,决定千方百计也要查找失去联系的同学,两年后,传来悲掺的消息,:朱育琳因病退回上海,但是在文化革命中,不知道为什么原因,不知道被一些什么人活活打死。。。。。。

 

                              二  童年回忆

   在我读小学四年级那年,因为搬家,从步高里搬到四川路崇义坊,我也从中国小学转学到基督教守真堂的附属守真小学,因为从来不知道什么是基督教,所以觉得新鲜,学校的校长是曹牧师,他就像普通教师一样,只是每天有早会时才穿牧师服,他的太太是音乐教师,大家称他曹师母,学校的工友都称“弟兄”;李弟兄王弟兄。。。。,,以示平等吧。每天早会大约20分钟,先背“主帱文”,就是感谢上帝恩施,然后他讲一小段圣经故事,或一句警言。我比较喜欢的是“基督降生”,因为每次圣诞节都是学生们最高兴的时候,有糖果有节目,我还在台上扮过一次天使,后来那位师母还组织过5个人的四重唱,我和另一女孩唱高音,我们唱的不仅是教会歌,而也有古诗,因为不懂只是模仿,现在想来好像。。。。。空谷。。。。幽人。。。。。渺万物而达观。。。。。。归宿。。。。,警句中我比较喜欢“施比受更有福”最不喜欢你的右脸,你就把左脸也给他”。

后来,解放了,我们又搬了家,我也考进了南模初中,在反对“崇美,恐美,媚美”运动时,我们抵制了美国电影,又参观了土山湾天主堂文化侵略,残害育婴堂孤儿的展览会,真的,很震动。同学们知道我是教会学校读过的,让我介绍那边情况,我就说了“当别人打你的右脸,你就把左脸让他打,这就是让我们不要反抗,还有牧师说上帝创造了一切,抹煞了劳动人民。还有呢?我一时想不出。同学们就笑话我:瞧你细声细气的,一看就是教会学校出来的。

我当时在想:基督教是新教,和天主教不大一样吧

 

                      三  感动

07年末。我再次因骨折住院,手术前后在病房住了20天左右,又认识了一些人,感动于一些事,我只想记录其中的一件,是和宗教有关。

我所在的病房共五个床位,除我以外,都是因车祸致伤的,除我以外三个是外来打工的年轻女孩,一个是来自奉贤的中年女子。因为大家几乎都不能下床,所以相互交谈就成了每天的主要的消遣。有时来访者也会随之加入,很热闹。很快我知道奉贤那位是村支书太太,那女孩中的两位信教,因为每次饭前都会合十祷告,那天医生查房后说我伤口愈合良好,心情特别敞亮,和邻床小刘谈起来,我问她什么时候为什么会信基督教的,她说一年多了,独自来上海谋生,在台商的箱包厂打工,非常紧张又非常寂寞,小姐妹拉去做礼拜,教堂里好热闹,大家一道唱歌,有牧师讲道,蛮好的,我忽然想开个玩笑 就说,二位,我们来做个测试好吗,我出两道基督教问题,你们答对了,请你们吃话梅。她们马上响应。我说第一基督是哪年哪月哪日生的,第二基督是哪里人氏。她们笑了,“不知道”。我将答案和话梅都给了她们,忽然另一个小姑娘插进来说,老师再出一题,这很有意思,我觉得麻烦了,已经没了呀,想了一下说,让小刘来说说基督教的教义吧,结果推来推去还要老师说,我就说了个“大路”的教义:“善良”“诚恳”“平等”。

下一天,病房来了个陌生人,他进门就出示了工作证,他是某律师事务所的,专门负责交通事故方面,有问题可以问他,当他问到小刘时,小刘说,是晚上骑助动车回宿舍,在十字路口被横马路上的轿车撞倒,左小臂骨折。律师不加思索的说,你的案子关键是路口灯是什么颜色,小刘说,天黑又下大雨,我。。。。。没等说完,村书记插上来说:“绿灯绿 灯,小姑娘,这个太要紧啦,倪懂法律咯,对方开 车,终归比你有钱,想想好,好几万。。。。”律师走了。第二天,交通部门来到小刘床旁,也是这个问题,小刘回答“我雨披的帽沿很低,没看见灯的颜色”。说完舒了口气。

一个打工妹在金钱利益面前,说了真话,也许农家妹天生淳朴,又或是她对心在中上帝的信奉。总之,让我感动。

          

  评论这张
 
阅读(9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