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永龄的博客

老唱片播送出老歌

 
 
 

日志

 
 
关于我

出身在上海 小学:守真小学 中学:南洋模范中学 大学:同济大学建筑系 工作:同济大学建筑系教授至退休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同情心哪里去了  

2010-06-15 17:27: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喜欢看《新民晚报》的副刊夜光杯,喜欢读那些不同内容的短文章,有的写景,无论游记还是诗词都给人美的的享受,有的纪实让人感动不已,有的嘲讽小品使人会心一笑,总之这个版面让我这样接触社会机会比较少的宅老来说很合适。

  今天早上,我看了一篇《借手机》,说的是某人下班回家,上公共汽车后坐下,忽然发现手机没了,搜遍所有口袋不见踪影,他又仔细回想刚才行路上车到坐下都不可能有小偷,那么就一定遗留在刚才去的单位了,想打个电话证实,他向左边邻座说,对不起我能否借用您的手机,那人象没听见一样继续看他的报纸,他尴尬地转向右边,右边的竟闭上眼睛,他受此近乎侮辱的冷淡,发誓永远不借手机给别人,可是他毕竟是善良之辈,不久在路上见有人下了轿车举着手机跑过来对他说,没电了,能否借你的一用,他毫不犹豫将手机递过去,那人一面接着一面咕哝一面钻进车子,一溜烟跑没影了。

   对借手机我是有体会的,07年的夏天,同事小马邀请我陪她去外地出一次差,因为整个过程很无聊,回来时又坐了很长时间的火车,感觉非常疲劳,到南站后正打算叫出租车,看到3号线进站,小马说不如先乘一段轻轨,到赤峰路后再叫出租车,就在到站后要下一段很长的楼梯时,出了问题,因为人多我靠墙走,又因为累我右手抓着扶手,谁知扶手断了一截,我一下反应不过来向前收不住脚步就摔了下去,小马年轻走在我前面,等他回过头了,见我已经跌下了五级楼梯,整个人压在左腿上动弹不得,等努力坐到旁边的梯级上,已痛得满头大汗,那时我唯一的想法就是快叫儿子来送我回家,一摸口袋才想到我们的手机都没电了,开始我觉得车站上人来人往很容易,小马不断请求但不断碰壁,有的人摇头,有人看我们一眼就走开(难道我们象坏人吗)我从没有如此觉得无助,这趟车的人已经走完,我只得请小马还是到外面去找公共电话吧,小马又不放心我一个人留下,正在为难之时,外面走来一个学生模样的小姑娘,看见我痛苦狼狈的样子站了下来,犹豫地问,奶奶怎么啦,是摔跤了吗,我虽然难受但无法拒绝这样的关心,就点了点头,她又问你血压高吗,会中风吗,我苦笑着摇了摇头,小姑娘又说那我给你抹点《万金油》吧,这时小马回来对我摊开两手表示找不到,我正绝望,忽然看见小姑娘胸前分明挂着个粉红色的手机,我试探说,同学你能将手机借给我用一下吗,她一面往我太阳穴上抹万金油一面说扣袢在脖后,就这样凭着那个单纯而富有同情心的女孩的帮助我得以离开那个鬼地方。

   想来也不能太怪那些路人,我长时间生活在学校中,如果我提出借用手机是不会遭到白眼相向的。学校虽然已不是“象牙之塔”,但是基本信任总是有的,而社会上种种骗术层出不穷,怎不让人忧心忡忡,我本来只是在报上电视上看到听到过,当有一天,我老伴出于过分热心结果被骗去了许多钱,这也许是人们冷漠的理由。一个有着古老文化的民族,礼仪之邦怎么就成了这样。

 

  

  评论这张
 
阅读(8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