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永龄的博客

老唱片播送出老歌

 
 
 

日志

 
 
关于我

出身在上海 小学:守真小学 中学:南洋模范中学 大学:同济大学建筑系 工作:同济大学建筑系教授至退休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母校校庆  

2011-12-23 11:23: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年“南模”(南洋模范中学)校庆是11月19日(为了要放在星期六,每年的校庆日都会有些变动),早在几个月前我们几个在上海的同学就忙着打电话发信息询问在各地的校友们能否回来相聚。虽然是母校的110周年大庆,但是对我们班来说2014年才是毕业60周年的重要日子,估计这次回来的同学不会太多。

母校校庆 - 永龄 - 永龄的博客

 

19日早上外面下着小雨,我乘地铁到徐家汇然后坐出租车到零陵路新校区,雨下得大起来路上车特别多,司机埋怨地问我去的是什么地方,怎么让这条平时通畅的马路堵成这样,我说“学校校庆”“侬是老师还是家长”“都不是,我是学生”师傅从反光镜里看了我一眼,我开心地笑了“今朝来的学生恐怕还有年纪比我大的呢”。距校门还有一段距离车就开不动了,我刚下车就见有个小师弟撑着伞赶过来迎接,心里一下子充满了阳光。我并不想去主会场参加庆典而更想早些见到自己的同学们。经指点很快就找到54级的大教室,来的人不少除了上海的外,外地同学近的有杭州无锡远的有青岛西安包头,特别有意思的是进来了两位我们谁也不认识的女士,她们自我介绍说是《七宝分校》毕业的,那时因为校舍紧张,初中的男生都是在七宝上课(七宝那时完全还是农村小镇)),她俩是当地人就跟着男生一同念书了,初中毕业后男生回了上海,她俩留在了当地,这次是来认祖归宗的,正说着又进来一位又瘦又高的说自己是54届甲班的,她见大家愣着就主动拉住我们班的短跑冠军让她仔细看看自己,果然认出来了,她高一时就和冠军同桌,但不知什么原因只念了半学期就转学了,我虽然还是认出不来但觉得也是意外的惊喜,反正来的都有缘都是班友。大屏幕上在转播主会场的庆典,但是谁在讲话讲什么我们全然不知,大家自顾自互道上次别后的思念,只有在演奏校歌时才一起哼唱“旧南洋,新南洋,说新旧感沧桑。。。。。。”。

母校校庆 - 永龄 - 永龄的博客

母校校庆 - 永龄 - 永龄的博客
 

会议结束后有人提出该陪远道回来的同学参观一下新校区,天已经开始放晴,整个校园里到处都有三五成群不同年龄的校友们,忽然听到有人招呼,原来是锡汕兄,在他前面走着的不是原同济校长沈祖炎吗,不断碰到在南模的同济人很感亲切,记得好像是94年的校庆吧,也是有人在身后叫我,一回头原来冯纪忠先生,我正想向同学们介绍我的老师和系主任,冯先生抢先说了“今天我们都是同学”他身边的几个老先生也笑着说“是啊,我们都是同学”。

母校校庆 - 永龄 - 永龄的博客
    (都想抢这个背景,那么认识的不认识的一起来哦,女士优先)

 

母校校庆 - 永龄 - 永龄的博客
 我们都是同济人拍张照片留念吧)
 

 说实在,我不大喜欢新校区,大概是太新了没有任何过去的联想而显得十分陌生,读书时校内的“红楼”是南模的形象,楼里面有老师的办公室、物理化学实验室和高班教室,尽管我们毕业后招收的学生逐年增加不得不让红楼退位,代之以新的校舍,但我们返校时还会记起 “看,这里原来是红楼的位置呀”,班上有位业余画家,她的作品中就有一幅叫做“红楼印象”。尽管老校区经过多次改扩建但仍是我们留恋的地方,因为校园里总会有一些只有我们才知道的角落,也许是夹竹桃丛间的小径,也许是操场角落的双杠,也许是一片树荫,也许就是校门口那条我们走过无数次的天平路。

母校校庆 - 永龄 - 永龄的博客
 (我和宏锦在红楼画作前摄影留念)
 

 

 

  

 

 

母校校庆 - 永龄 - 永龄的博客

(红楼旧照)

中午时,学校对面的几家饭店被我们这些老学生们挤得满满当当,友爱和交流在饭桌上继续着,菜上得差不多时一个同学告诉我那边包房有人找我,说是我辅导过的少先队员,我一面起身一面脑子里飞快地搜索着过去的记忆,到包房之前已经记起了中队长的名字和她们的样子。推开包房门只见一桌年纪和我相仿的陌生面孔,肯定走错了吧赶紧退出去。再看看包房号明明没错,自己想想也好笑起来,快60年没见了哪能轻易认出,当时年纪小,13岁和17岁要差一大截,老了看起来就差不多了。于是再进去先自报家门再说出中队长的名字问来了没有,在座的都友善地笑起来说我要找的人比她们高一班,这次好像没有来,我想:哈,原来真是找错了。正准备退出去,一个穿红衣的同学站起来连声叫辅导员,我还没想清楚她已经走到我身边“辅导员,听说你来了我好高兴”不知道该说什么我只能笑着说“好久没见了”“那时你对我真好”我不知所云“哪里哪里”她大概觉得我已经认出她,笑着放低声音“我一直想问,那个。。。。。是你的男朋友吗”“。。。。。。” “就是跳集体舞。。。。。”“集体舞?”我支吾着尴尬极了,幸而她那桌开始散席了,我的同学也正四处找我,混乱中我们草草道别。她是谁,到底问的是什么呢,似乎,遥远的记亿里有些什么,仔细想又什么也没有了。

 

 午饭后我们坐在一起看一位同学制作的电脑文件,她真的很了不起,到学校档案室找出我们入校时的照片、毕业照和校园照,再向其他同学征求了一些学生生活和历次团聚的记录还有家庭的照片等等。这样洋洋洒洒竟放了一个多小时,大家太入神了不时发出欢叫“看我怎麽那个样子,傻不傻呀”。直到天快黑了才分手,相约各自珍重2014再会。

母校校庆 - 永龄 - 永龄的博客
母校校庆 - 永龄 - 永龄的博客

 

(初中的我们和初中的我)

 

 校庆后的一段时间里几乎每天都收到同学发来那天会上的照片,我也忙着将我相机里的照片发给有关同学,呵呵应该算是后校庆时间吧。许多照片里有一张拍的正是那个红衣服的同学,这让我重又回到那天的疑惑里,我翻阅学校发给每个人的礼物——1901-2011学生名录,找到许多熟悉的姓名,但仍然没解开关于她的迷,于是又翻了老照片折腾了大半天才恍然大悟,是了,她是我两个小妹妹中的一个。

母校校庆 - 永龄 - 永龄的博客
母校校庆 - 永龄 - 永龄的博客

 

 高中二年级时我担任初二的少先队辅导员,我们活动时新入学的初一同学经常在一旁观看,有两个小同学不知什么原因喜欢上了我,常到班上找我说话有时也向我借书等等,同学们开玩笑称她们是我的小妹妹、小尾巴。我们那时的娱乐活动主要是跳集体舞,逢到节日“五一”“十一”等全校各班级都到大操场上的指定地点跳起来,有时还要比赛,学舞是女生的强项,所以每到节日前男生班常来请我们当老师,两个小妹妹看见我总和男生一起练舞而且和某一个跳得多些,就胡思乱想起来,还找机会来问清楚是不是有了男朋友。我很吃惊也很生气叫她们不许胡说,而且告诉她们什么男朋友女朋友这些都是资产阶级思想,她们很委屈好像还哭了。真没想到一句资产阶级思想让她如此在意,几十年还耿耿于怀,可惜校庆时没想到,否则可以一同回忆当时可笑的事,又可惜没有联系方法,那就等到下次校庆咯。

  

 

 

 

   

 

  评论这张
 
阅读(9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