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永龄的博客

老唱片播送出老歌

 
 
 

日志

 
 
关于我

出身在上海 小学:守真小学 中学:南洋模范中学 大学:同济大学建筑系 工作:同济大学建筑系教授至退休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过年琐事记  

2011-02-17 20:03: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儿时对过年的记忆就是有新衣新鞋穿,还有家中的方桌上会铺上一块暗红色锦缎的桌布,上面织着百子图还带有蓝色的流苏,桌中间放置孔雀蓝的花瓶,瓶里总插上腊梅银柳和结了一串小红果的天竺,周围布着几个扇形的果碟。这景象就如色彩鲜艳的荧屏永久存放在脑中。几十年下来桌布早就不知去向所幸那漂亮的兰花瓶我还保存完好,呵呵,可算是古董啦。

最热闹的春节是在泰兴路婆家过的(我写过一篇博文:回忆那时的春节),主要是有不少参与项目,搬到同济新村后就剩下吃年夜饭了,生活富足了也不再”排队” “凭票”,再后来时兴去饭店吃年夜饭就更省了事,但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家人团圆。近几年来女儿远嫁德国于是和儿子媳妇一起过年已成惯例,今年早些时儿子忽然向我提出想要和媳妇到北京岳母家过年,这可是没有想过的事,我当时感觉很受到伤害,有那么半天时间恍恍惚惚不能释怀,直到晚上躺在床上还在想着这事,我不是个强势的人所幸还能想得开,媳妇也是她家的独生女,她父母亲何尝不是盼她回去过年呢,将心比心吧我非但想通了而且约上他两去超市采购一番,上海的松糕,八宝饭加上金华火腿等带给北京的亲家母。

儿子们去北京后钟点工也要回乡了,这倒是每年的惯例,现在就是我和老伴两了,我本来就有不少事情可做,手边有一本推理小说,还拆洗了一件旧毛衣待织,每天网上还有想看的想写的,麻烦的是老伴他是个没兴趣少主意但又蛮固执的好人,我必须振作高兴起来陪他做些什么。当然是一同去超市上菜场,讨论给他姐姐弟弟送些什么,然后一面看书一面听他讲陈年八股的旧事(包括周家亲戚关系还有医务界的种种轶事)。

 我记得以前除了大年夜就是阴历二十九小年夜算节了,可是今年人们都认为二十六是小年,二十六之后全是过年了,可不,二十八早上拜年的就来了,来的是原来教研室主任阿龙(现在是付系主任了)支部书记孙彤宇秘书小王加上假(贾)大妹瑞云,我收到一大捧鲜花,老伴端出糖果瓜子花生,大家热闹地交谈起来,他们说教学中的新改革,我们回忆过去的合作趣事,不知怎么讲到捐助希望工程的事,那是许多年前了,教研室参加了一个培训活动得到4000元报酬不知如何分配,有人建议去捐希望工程吧,事情是由我经手办的,贫困地区孩子上小学六年才400元我们可捐助十孩子,当时教研室会上莫天伟建议最好是云南或贵州(以后可以随访并旅游)最好是女孩(呵呵,我们教研室同事生的都是儿子)那时上海团市委就在“马勒别墅”内,我向希望办公室交了款并提出要求,他们告知一周后将名单寄来。下个星期名单是来了清一色男孩,地点是贵州熄峰。开始的一年里互相间联系还多,分给我的学生叫周良友,给我寄过信和照片蛮可爱的,但学期末成绩单太失望了竟有一门不及格,我当然回信鼓励一番,其他同事有的还寄书包铅笔盒等等,某次大家谈起这事我拿出小学生的来信,结果好几人说他们收到的信和我的几乎一样,这样大家开始对这件事有了怀疑,再以后他们的信也没了,我们的热情就此不了了之。回忆往事过后阿龙建议我们教研室以后自己来建一所小学,自己选址自己设计自己。。。。。这个想法让大家兴奋起来七嘴八舌好不热闹,尽管只是个遥远的梦仍然非常美好。正说着又来人了,是邻居同事郑孝正和黄英杰还有隔壁小区的阿牛,他们的到来话题更丰富热闹,中午一起出去用餐,之后我们又去拜访另一位退休教师再送我们回家。阿龙真是个不错的年轻人(呵呵,也快奔五啦)难怪接连几年都被学生评为“最可爱的老师”呢。

 二十九小年夜早上刘芳来了,看着她从出租车里搬出大包小包的年货心里不免掠过一阵惆怅,如果曹雷还在该多好。这女孩可真不容易,要理清工作室的一大堆工程事务,有多少欠甲方的图纸要完成,有多少设计费要回收,家中还有四位老人要安慰,特别是曹雷的父母远在新疆,临别时刘芳答应今年要为他们在西安买房安家,唉,好重的担子压在她瘦削的肩上,尽管她性格活泼开朗,现在每天也不得不吃安眠药才能入睡真,当我想说些什么宽慰的话,她反会劝我放心现在她根本没有伤心的功夫,听着真让人心痛。因为过年千万不能忧伤,我们坐到阳光灿烂的南窗下,叙谈些工作上的事,中午她坚持要帮厨于是三个人在厨房忙乱一番倒也烧了五菜一汤,饭后正想冲杯她喜爱的咖啡说些轻松的话题,但她的手机响个不停是有朋友要和她谈项目,无奈只能送她离去。衷心希望好姑娘早日走出阴影沐浴阳光。

 大年夜的春晚太令人失望了,本希望开怀一笑也不能如愿。

 年初一是周家大团拜,近年来都是早早地订好饭店(谁家也容不下那么多人哦)这次大大小小共三十七人,他们家姐弟七人除二弟一家移民澳洲外几乎都到了,大家很重视也很期盼每年的大团圆,因为年轻时都分散在各地,最北的新疆阿勒泰,张家口,北京,西安,潍坊,南京,无锡,辗转能回上海经历过太多磨难,如今最年长的大姐夫已经八十有三,小妹也是六十五的小老太啦能不珍惜吗。我环视了一下周围,老的们都喝着清茶谈的是医疗保健知识,第三代从幼儿园到大学都有各找各的玩伴桌上的菜剩下一大半,第二代才是主角,他们中有医生,有工程师,有银行(支行)行长,有图书馆馆长,有外企财会,有餐饮经理还有炒股达人等等,他们喝着红酒递着香烟,高声大气地谈笑喧哗,好生令人羡慕。我原本知道这一大家人有三个同济人,二姐夫是外语系的,外甥是汽车专业毕业,今年又增加了一位小外甥女婿是管理系的。世界还是小哦。

过年琐事记 - 永龄 - 永龄的博客
 
过年的第一批客人,阿龙,彤宇,孝正,镜子里是我和瑞云还有小王在拍照。

  

 

 

 

 

  

 

 

  评论这张
 
阅读(12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