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永龄的博客

老唱片播送出老歌

 
 
 

日志

 
 
关于我

出身在上海 小学:守真小学 中学:南洋模范中学 大学:同济大学建筑系 工作:同济大学建筑系教授至退休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清明记  

2011-03-30 17:39: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是星期六,儿子征求我们的意见周日去苏州扫墓如何,(晚了怕堵车)当然好咯,原本想约他小叔和新买了车的表妹一家同去,不巧表妹为竞争岗位要交篇论文没空,只得我们自己先去了。儿子每年都记得为外公外婆祖父祖母扫墓,年轻人能记得故去的前辈是值得称道的,但是我还知道他们另一番意思,他和媳妇都曾留学德国,现在却非常相信一种。。。。。。一种什么呢,我也说不清楚,姑且算做“玄学”吧,譬如搬家前请了懂风水的来相看,房子的门是开在北面的,风水师建议对面的墙上应该挂上“土地”,(那是一幅非常大的宗教画,画上有上百位男女神仙,是儿子和风水师从一个什么地方“请”来的,画面颜色是深棕暗红的很神秘,儿子装裱后配上暗金色的画框,很有装饰性哦)。家中小院该种什么,办公室如何摆布等等都有讲究。记得为先祖祭奠,有时还会赶往哪里进香施舍。

   我今年特别想去扫墓,这四年里08年行动不便没去成,09年去是去了但只沿着坡道走了一小段就停在继续向上的台阶旁了,母亲的墓在半山高处,我只能留在山下发呆。去年我曾跟在他们后面努力往上悄悄走了一段就在透过枝叶能看到母亲墓地一角的地方有个陡坡挡住了我蹒跚的脚步,没办法只能靠边停下遥相祭拜了。

   今天我终于又站在母亲的墓前,扫除落下的松针和柏枝献上红色的扶郎菊(母亲喜欢红色)大家安静地做着,整个墓园也那么安静,这时刻每个人都能平静地面对自己的内心。我心里总是那句盘旋过千百次的忏悔,我是个不孝的女儿没能给母亲的晚年带来快乐。。。。。

   是儿子打断了我的忧伤问起外公也在“这里”吗,哦,我父亲是43年患结核去世的,等抗战胜利哥哥回来后才将父亲葬在当时上海比较正规的虹桥公墓,我因为年纪小觉得虹桥是个很遥远的地方,而且从此觉得虹桥就代表公墓代表我父亲安息的地方。解放后在公墓中又辟出了烈士墓地,王孝和烈士就葬在那儿。大学毕业前,大约是反右运动中吧政府决定重建烈士陵园,整个虹桥公墓另作它用,开始我并不知道此事,是姐姐写信告诉我报上刊登了迁墓启事,等我看到只剩下不多的几天了,我能做什么,母亲姐姐在北京哥哥在武汉上海只我孤身一人,多希望在近郊有个乡下外婆奶奶什么的,可以让父亲有个安息之处,没有没有哦,我能做的就是在封园前让几个好朋友陪着再去看最后一次,我从不敢想象那里后来发生的事,不敢。。。。。。

   改革开放赋予虹桥全新的内容,开发区,高楼林立,成为上海新形象的前沿,随着城市扩大虹桥走近了市中心,许多次因公事私事去到那里,我都会不由自主地想,原来的公墓那一大片究竟在哪个方位。

   母亲去世后,92年我在苏州尧南公墓买了墓穴,是双穴,墓碑上刻了母亲和父亲两人的名字,遗憾的是落葬时没有找到父亲的遗物。我该如何回答儿子的问题呢,不知道那许多年父亲的魂魄在何处游荡,但我确信现在一定在这里。是的儿子,外公和外婆在一起。

   今天天气真好,阳光明亮温暖。

  评论这张
 
阅读(53)|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