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永龄的博客

老唱片播送出老歌

 
 
 

日志

 
 
关于我

出身在上海 小学:守真小学 中学:南洋模范中学 大学:同济大学建筑系 工作:同济大学建筑系教授至退休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有朋自远方来 (图文)  

2011-06-01 14:52: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春节过后宏锦就来信预告今年四月回国,真高兴,老同学好几年不见了,我们是中学同学,尽管都是初中入校的但我分在甲班她在乙班,那时的小女生还很有些门户之见,只和自己班的同学玩还想出些什么乙班用功但甲班聪明等等,因此我们初中三年几乎没讲过话。初中毕业后因为男生从七宝分校回来还有新生入学,因此老生只能通过毕业考试成绩来决定部分学生直升,宏锦和我有幸一同升入高一甲班。

   回忆起来我在初中时有些糊里糊涂,学习并不很认真也不知玩些什么,没有特别的兴趣爱好,就是看看电影(为看美国电影《乱世佳人》逃过课),收集明星照片,三五成群在校门口的点心屋买小吃,还时不时给老师同学取外号等等。一到了高中好像是变了一样,对所学的某些课程有了兴趣,对同学也观察注意起来,初中时我和邻座梁蓉芳比较谈得来家住得也近这次一同升入高中当然是好朋友了,另外我最佩服也很想结交的是夏宗宁,她热情诚恳不但学习、体育都好全面发展还和我一样喜欢画画,不久我们也成了好朋友,宗宁在初中时和林敏挺好,林敏可是个能歌善舞的活跃分子,到了高中她又联络上王小曼和康宏锦,就这样像一根线串着我们六个组成了友好的小团体(当然其中也还是有更要好的,就像宏锦和林敏,宗宁和我)。那时林敏宏锦和小曼已经入了团(新民主主义青年团)并且在学生会担任工作,更令我羡慕的是每星期有一两次团员们在餐厅(兼礼堂)关门上团课,那是个纯真年代,我们都向往进步向往贡献,都想能成为先进组织的一员。记得在我入团时收到宗宁的礼物是一本《湖南革命英雄传》扉页上她写道:继承家乡革命传统,努力成为时代英雄。高中二我们都入了团并组成了团小组,命名为“卓娅小组”经常聚在一起,讨论的内容是丰富多彩的,了解国家大事,讨论未来理想有时也要解决朋友间小小的矛盾,还会悄悄地相互诉说最深层的秘密——心中的那个“他”。美好的日子过得很快,不久就面临毕业,我们在一起议论的是该选什么专业,宏锦的语文和英文都很好,讲话又极富感染力应该学外交,宗宁数理科特棒应该稿尖端科学,蓉芳认为自己文理都不怎么样就去学农业吧,林敏和小曼被当时一张宣传画吸引,画上两个身背工作包手握测量标杆的女孩站在高岗上,山风吹拂着她们的额发,一个自豪地遥望远方,另一个侧身为她的同伴整理着红头巾,下方的标题是:把青春献给祖国。(这张画感动了我们所有人,前不久网上看到了建国以来的许多优秀宣传画,很遗憾没有找到这张)小曼弹得一手好钢琴,我原以为她会往音乐方向发展,可是她坚定地说祖国的五年计划需要的是石油而不是琴声,于是她选择了石油勘探。我高中时在语文老师启发下进步颇大,因此想要学文学当个作家或记者,结果受到朋友们一致反对,理由是国家正需要大建设,你喜欢画画又有想象力应该学建筑。

   再开学我们六个就各奔了东西,其实她们都在北京只有我留在上海,分别前我们到照相馆拍了一张合影。

 

有朋自远方来 - 永龄 - 永龄的博客 
          后排左起:蓉芳、宗宁、宏锦     前排:林敏、小曼、我。

  

  大学期间大家忙于自己的专业,只有等到假期他们回沪或我去北京探亲,朋友们约会成了主要的期盼。毕业后我们五个在大学当了老师(宗宁在清华宏锦在人民大学林敏在地质学院蓉芳在武汉农大我在同济),只有小曼去了西北再无消息。

有朋自远方来 - 永龄 - 永龄的博客
有朋自远方来 - 永龄 - 永龄的博客
 
有朋自远方来 - 永龄 - 永龄的博客
 
有朋自远方来 - 永龄 - 永龄的博客
                                 
有朋自远方来 - 永龄 - 永龄的博客有朋自远方来 - 永龄 - 永龄的博客有朋自远方来 - 永龄 - 永龄的博客有朋自远方来 - 永龄 - 永龄的博客
        下面四张是在同济照的,那时她们都毕业了,我是五年制,大家相约了看我。
   

  漫长的政治运动中断了我们间的联系,不是派系分歧不是信任危机,原因只是不知谁在哪里,下乡劳动、学习改造、干校锻炼,江西、湖北、安徽。。。。。。就这样匆匆过了好些年。

   1994年南洋模范中学校庆,也是我们54届毕业整四十年,那天我们都是怀着紧张和期盼的心情来到天平路上的母校,许多人站在签名簿旁边盯着那些熟悉的名字和周围些许陌生的面孔,然后爆发出叫声和笑声,一连串生动无比的绰号让大家似乎又回到了从前,我和宗宁蓉芳并不陌生,宏锦是特地从美国归来的,带给大家许多惊喜,更意想不到的是消失了四十年的小曼竟生龙活虎地出现在大家面前,来不及问候更来不及细谈,乱糟糟相互簇拥着去寻找我们敬爱的老师和校园里那些旧时记忆,到处拍照留念,大家也建议我们六个按原来的位置又拍了一张合影。疯了一天后我们当然仍不忍分离,就决定住在一起,那一夜真是海阔天空直到天亮才相继睡去。小曼毕业后常年随勘察队在野外作业,许多年几乎居无定所,生活毕竟不像画上那么浪漫,对女性来说真是太不容易了。宏锦则有另一番经历,她曾被派往在意大利的联合国粮食组织当翻译又应美国一所大学的邀请前去任教,就在任期结束打算返回时,因国内发生的一些事使她滞留美国。

有朋自远方来 - 永龄 - 永龄的博客
  这是我们数学老师赵型(宪初),教育家。记得当时他在跨进教室门之前就大声背诵:sin  A=对边比斜边.......这次我们一看见他全体高声背诵:sin A=.......
有朋自远方来 - 永龄 - 永龄的博客
   我们找到了原来的双杠
 
有朋自远方来 - 永龄 - 永龄的博客
有朋自远方来 - 永龄 - 永龄的博客
  

  这次聚会以后的几年宏锦回国次数较多,有时是私事也有时公差,记得有一次在美国召开世界妇女大会,她有一篇关于中国职业妇女状况的报告,是以我们班为主要调查对象的,同学们当然都认真地填写问卷并配合访谈,据说报告的效果很好。她来上海和我有较多时间在一起,又发现一些共同的兴趣和话题,我们会一起谈小说(中国小说)逛街、享受平民美食,为她的朋友和家人选购圣诞节礼物等等。

   网络普遍了,电子邮件和手机短信大大方便了联系,这方面我是很落后的,尽管别人认为我普通话说得不错,但没学过拼音要打字困难重重,幸而有同事和学生们的热情帮助才慢慢习惯了,记得曹雷还给我买过手写的软件,闹了许多笑话才放弃(哦,愿我亲爱的孩子在天上快乐)但是现代的通讯方式快是快了,总有点像惜字如金的电报或立等可取的快餐那样少了些心情,可巧一日夜间接到宏锦的越洋电话,说她的中文字库坏了,既不能给我发信也看不到我的,建议还是手写吧,就这样开始了我们近五六年来的通“信”。接到信、读信和回信的过程让我感觉很亲切,倒不是不能打电话(从国外来电话也不贵)只因时差关系不是太晚就是太早,而读信可以从容和舒缓,其实信中无非是些日常生活,有祖孙嬉戏的快乐、微感小恙的烦恼、读了好书的喜悦、锻炼的心得等等,最令我感动的一次是她在信中反思了自己过强性格造成对亲人的伤害,人都会有一些情绪(无论是快乐还是痛苦)想要宣泄,朋友是最好的的对象。 

   这次她和老伴回国主要是往北京、上海、武汉三地探亲访友,到上海后我去旅馆看她,呵呵,一开门就迎来了个狗熊式拥抱,然后她又将我拉到窗前端详一番说很高兴看到我比四年前真的好了许多,她几乎没有改变,头发虽然早就白了但精神极好,走起路来又急又快真让我羡慕。午餐时宏锦说上海变化好大,许多地方几乎不认识了,以前被我们看成上海标志的中百公司和国际饭店变得又矮又小,走在南京路上自己已经像个“乡下人”了,是啊,其实我又何尝不是“乡下人”呢。

   我知道宏锦来上海肯定有采购的任务,隔天就设计了一条略带怀旧色彩的逛街路线,我们在陕西南路从淮海路到南京西路之间的一小段足足逛了一个上午,现在看来除了“红房子”重建变高了以外其他都还是原来的样子,两旁梧桐树摇晃着夏日阳光的影子,一闪一闪的,沿街各式小建筑的底层增开了一些小店铺,店都很小但是很精致,出售的也各具特色,有服装,鞋子和各式时尚的小配件。我们走着瞧着还和店主讨价还价,渐渐手中多了包袋,累了坐在街边的太阳伞下要来一杯咖啡,宏锦非常满意感叹说太喜欢上海了,尽管自己在上海只生活了九年,在北京过了近三十年,到美国也二十多年了但还是喜欢上海 。 

我当然更高兴因为整整四年没逛过街了,上医院、走亲戚、去超市那不能算,逛街要有同伴有心情才行。                      。

     

  后来的三天我们去了建德,大约是我在信中常提起在那里的朋友和工程吧,所以她在回国前就定了行程。一切都很顺利我们游了千岛湖和新安江,见到我的草根朋友们也顺道看了我做的私人小会所和汽车站。这一路车上船上我们有许多说话的时间,想到什么说什么,从自己父辈祖辈谈到儿辈孙辈,从核辐射谈到利比亚和奥巴马,从贝聿铭的苏州博物馆谈到张爱玲的金锁记。。。。。。真有些信马由缰的味道,很畅。

   告别了,朋友。我们国内的五个祝你一路平安,健康快乐!大家多多保重,2014年我们毕业60周年时再相聚。 

有朋自远方来 - 永龄 - 永龄的博客

    

有朋自远方来 - 永龄 - 永龄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2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