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永龄的博客

老唱片播送出老歌

 
 
 

日志

 
 
关于我

出身在上海 小学:守真小学 中学:南洋模范中学 大学:同济大学建筑系 工作:同济大学建筑系教授至退休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老师胡云翼  

2011-09-13 19:36: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是一年一度的“教师节”,收到许多学生的短信,非常开心,在我这样年纪,最快乐和感动的莫过于知道有人关心、惦记。教师真是个幸福的职业。

   我也经常怀念教过我的老师们,最近偶然在百度里看到胡云翼的名字,这不是我的老师吗,仔细收索一下,果然是他。

 

我的老师胡云翼 - 永龄 - 永龄的博客

我们读高二时在校院拍照,正逢胡先生路过,邀请他一同拍摄,这是我们和先生唯一的照片

    

 胡先生是我高中的语文老师,我们这些小女生初中时对语文课很不重视,开学时发下新书大家首先看的却是语文,因为只有语文能看懂,课文中还有些故事情节。也正因为看得懂觉得老师上课照本宣讲没什么好听,于是思想开开小差,做做小动作。几年下来没学到多少东西,作文时很头痛绞尽脑汁凑字数。胡先生上的第一课是什么确实记不得了,但是《可爱的中国》《纪念刘和珍君》等课实实在在改变了我们的课堂,先生讲作者的人格,时代背景,他那带有浓重湖南口音的普通话和投入的真实情感感染了我们全体,有时他因激动而停顿时,教室里鸦雀无声,许多同学在入团申请书中都会提到这些课程促使自己思想转变。先生也着重分析课文中对人物、景物从外到内由远而近的描写,有时还会要求我们解释书中词语并举出相同的词语进行比较,课堂很活跃。那时我们开始喜欢看小说,赵树理的、周立波的、曹禺的、巴金的等等。

   对我说来更大的收获在于作文,先生说作文是写自己想写的内容,不要硬写,比如写日记,既不是记流水账也不要杜撰什么惊人的情节,小事也能生动感人。那次,我们学了《雨来没有死》,在作文课上先生让我们围绕课文自己找个切入点写篇文章,并让大家“写话”,意思是文字要朴素得像说话那样。很意外这次我的作业得到先生的表扬,还让我在班上朗读,对别人这也许只是小事一桩,但对我来说却有着非常的意义。一直来我是个懵懵懂懂的学生,对自己也不很自信,这件事(能得到自己崇敬的师长认可)使我发现自己原来是可以做得更好的,那点小小的自信陪伴我上大学,工作直到现在。

   临近高三毕业时,突然听到一个可怕的消息,胡先生因历史问题被捕了,当时我的心重重地向下一沉,这怎么可能呢,一个对社会对民族抱有满腔激情的人怎么会是反革命,而我又到哪里去寻找答案。

   后来,从老同学处听到先生曾当过国民党的县长,又后来听说他出狱了,不知去了哪里,似乎已经去世。

   感谢互联网,让我终于了解了先生传奇的一生。

   胡先生是湖南桂东人,1925年在武昌师范大学就读时就与同学组织“艺术林社”,创办《艺术旬刊》得到郁达夫的指导。并出版了小说、散文、文学评论等。毕业后先后在湖南、江苏等地的学校任教和在中华书局、商务印书馆担任编辑。

   抗日战争爆发后,先生毅然投笔从戎,1938年任浙江绍兴专署战地政工队付队长,他以文人的智慧和军人的胆识参加战斗,有过组织并率领妇女团夜袭日军驻点的壮举,参加并指挥过浙西有名的含山反扫荡,在敌人的夹缝里举办浙西青年训练班创办《浙西时报》《浙西导报》等还在嘉兴杭州等地组织抗日流动小学。

   1947年绍兴沦陷,先生时任绍兴县县长,他迅速组织起一支以青年知识份子为主体的武工队开展游击战,在日伪军的包围封锁下顽强斗争。

   抗战胜利后先生被调任嘉兴县县长,46年蒋介石发动内战,先生坚决辞官返回上海,从事他热爱的古典文学研究。

   解放后,先生在华东师范大学、上海师范学院和南洋模范中学任教并继续致力于中国古典文学的整理、研究,著作有:《中国文学史》《中国词史大纲》《中国词史略》《文章作法》《词史概论》《宋词研究》《中国古代作品选》等二十多种,国内外影响很大。

   1965年先生因病去世,终年才59岁。

   我的语文老师胡云翼是文学家也是抗日英雄(尽管是在国民党领导下)虽然我们那时候什么也不知道但在他的授课中已经学到了许多许多。只可惜先生走得太早,不然会为中国文学作出更多贡献。

   写到这里又想到一个现实问题,如今的中小学生语文学得太差了,我有个亲戚的小孩,在上小学,回家做算术题时发呆,父亲问什么不会,乘法还是除法,孩子说是应用题题目不懂,这语文怎么学的,都影响算术了。那些考初中、高中的学生失分往往在语文上。很多学生不喜欢语文课,宁可上英文课。当然,我看过今年高考的几份高分作文卷,确实写得好,但有那样水平的怕不会多吧还看到过一篇报纸上的报道,说有个中学在一个年级举行作文比赛,题目好像“写一个熟悉的人”。当老师们阅卷时发现学生大多写自己的父母,而且写父亲的不是患有癌症就是身有残疾,写母亲的不是瘫痪在床就是扫大街,学校下决心全面家访,结果几乎都是杜撰。看完先觉得可笑,继而感到可悲。

   真想呼吁文学家们,能否抽点时间到中学去个班级兼点课或是做点讲座,让学生们对自己祖国的文化理解重视起来。

  

 

  

    

 

 

 

 

  评论这张
 
阅读(9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