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永龄的博客

老唱片播送出老歌

 
 
 

日志

 
 
关于我

出身在上海 小学:守真小学 中学:南洋模范中学 大学:同济大学建筑系 工作:同济大学建筑系教授至退休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柏林游(续二)  

2012-11-22 14:34: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 “断头”教堂和“裤裆”街

    

 在去柏林之前女儿问我有什么地方是想去看的,我说有啊,想看看一座教堂,女儿立刻插话说:是断头教堂吧,正是正是,一来是20多年前到过那里,很欣赏教堂特别的设计构思,还有一层意思是为了她爸,想必他会对此有兴趣。因为我的公婆家是基督教家庭,婆婆的父亲是个牧师,据说老一辈周末都必定去做礼拜,结婚也是在教堂里举行的,到了她爸的这一代生活在新社会当然都不再与宗教沾边,但遗憾的是他们无论是参军、毕业分配或在运动里宗教问题都会被提起来翻上一番。不过有趣的是我的姑娘(丈夫的姐妹)中最暴躁最多疑的二姐退休以后重又信奉耶稣,如今变得十分平静友好。

柏林游(续二) - 永龄 - 永龄的博客
      

女儿说的断头教堂是有一段故事的,它原来的名字是《威廉皇帝纪念教堂》建于1895年,当时的皇帝威廉二世为了纪念自己的祖父——德意志帝国首位皇帝威廉一世而建造。教堂的设计者是当时声名显赫的皇家建筑师弗里茨·施韦希特,教堂形象非常特别有五座钟楼,其中主钟楼高113米,非常受德国和欧洲人推崇。

   二战期间,1943年11月在盟军的轰炸中威廉皇帝教堂遭到严重损毁,主钟楼的顶部被削去一半只剩下68米,所以就有了这个“断头”的说法。战事结束后,人们迫切希望在教堂的残骸废墟上重新建造一座新的教堂,1957年初举办了一次关于威廉皇帝教堂的建筑设计竞赛,在众多的方案中,卡尔斯鲁尔大学的教授埃贡·艾尔文的设计脱颖而出,他的方案是在原有的基地上建造一座全新的现代风格教堂。这一消息公布后,在柏林市民中引起极大的争议,大多数人希望保留旧教堂的部分以示纪念(的确在德国其他地方有完全按旧建筑重造的案例)多次讨论后双方达成妥协,旧教堂的钟楼残骸得以保留和保护,以此警示战争的残酷。周围则依然按照埃尔曼的方案建造新教堂,形成新老结合非常独特的效果。

记得当时我见到威廉皇帝教堂时还完全不了解上述的故事,那次是因为在柏林举办了一次“住宅设计展览”我们当时正在慕尼黑进修所以被学校派去参加。这个展览也很出乎我们的意料,它不是图纸展板加模型,而是邀请各国名建筑师在一些住宅区内设计并建造起他们的方案。这些住宅不是标准较高的小住宅而是三四层的公寓,我们非常有幸能目睹许多大师的作品,最遗憾的是没有中国建筑师参加。工作之余我们也会逛街寻觅感兴趣的事物,于是就和皇帝教堂不期而遇。教堂庞大残缺的钟楼马上让人联想到战争,纳粹德国发动的那场战争带给世界各国人民巨大的灾难也同样让本国人民遭受苦难,钟楼就是最好的见证。建筑师在设计新教堂时为了突出这一点只做了几个高低不同的几何体块,有四边形六边形和八边形,外墙面的处理也是简单统一的小方格。当我们走进教堂时这里没有传统教堂中华丽的天顶精美的雕塑,只有一片透明又深邃蓝色好像进入了海底。原来那些混凝土的小方格中镶嵌了彩色玻璃,那些玻璃是各种色彩的组合,建筑师将传统的宗教元素在新建筑中应用得如此恰当,是了不起。我当时拍了不少照片,可惜当时没有电脑无法妥善保存,只找到一张,不知是哪位老兄拍的将新的钟楼也砍去了一截。

柏林游(续二) - 永龄 - 永龄的博客

 

 这次好不容易到了柏林当然要去拜访,女儿研究了地图说我们乘地铁到“裤裆街”就行,我问怎么那么怪的名字,她笑说街名很长应该翻译为“库尔弗当恩”街,留学生顽皮搞怪弄出来的,现在中国人都这么叫了。虽然走在著名的商业街上,我无心观看欣赏,只等着教堂出现在眼前,过了一条马路远远似乎看到新的钟楼隐藏在一座高层建筑后面,心中不免疑惑,什么重要房子造在纪念建筑边上呢,这种情况不可能发生在德国的呀(在我国倒是有在故宫里建私人会所的),走近了还是女儿眼尖说这不是真房子是施工的保护层,原来大钟楼正在维修看不到了。很遗憾,幸而教堂开着,我们在里面坐了很久。

柏林游(续二) - 永龄 - 永龄的博客
看上去很像是钟楼前造了高楼
柏林游(续二) - 永龄 - 永龄的博客
 原来是维修工地的护壁
柏林游(续二) - 永龄 - 永龄的博客
教堂前面的圣坛和基督像
柏林游(续二) - 永龄 - 永龄的博客
教堂后面的管风琴和唱诗班席位
柏林游(续二) - 永龄 - 永龄的博客
很奇怪玻璃是彩色的反射进来的几乎都是蓝光柏林游(续二) - 永龄 - 永龄的博客
外墙细部
柏林游(续二) - 永龄 - 永龄的博客
超过三万块玻璃小隔是由法国玻璃艺术家加布里·洛依尔设计和制作的,他将各色玻璃切割成小块再重新组合呈正方形,嵌入混凝土的格子中。
柏林游(续二) - 永龄 - 永龄的博客
这是借用来的图片,夜晚室内的光线透出来使建筑变得透明。下面两张左图是日景,右图是·维修的布告
柏林游(续二) - 永龄 - 永龄的博客
 

柏林游(续二) - 永龄 - 永龄的博客

 
    

  走在街上,不少景象仍和许多年前一样,流水雕塑和下沉广场,还有站在街心巨大金属环都像是老熟人一样,就连曾让我们议论纷纷的室外展柜也仍然立在那里,虽然并不是来这里忆旧却也感到亲切。不像我们上海,难得一次走上淮海路第一感觉就是我不是上海人啦。

  

柏林游(续二) - 永龄 - 永龄的博客
 
柏林游(续二) - 永龄 - 永龄的博客
    
柏林游(续二) - 永龄 - 永龄的博客
 
柏林游(续二) - 永龄 - 永龄的博客
 
 

 

柏林游(续二) - 永龄 - 永龄的博客
流水引导人们走到下沉广场
 
柏林游(续二) - 永龄 - 永龄的博客
 
柏林游(续二) - 永龄 - 永龄的博客
 
这个雕塑不知是什么意思,我认为是说明东西德的分合吧
 
柏林游(续二) - 永龄 - 永龄的博客
 那时我们争论,这样的展品柜会不会被盗,现在它们还在就说明了问题
 
 
 
 
 
 
 
 
 

 

 

 

     

  

       

   

  

       

   

  评论这张
 
阅读(15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