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永龄的博客

老唱片播送出老歌

 
 
 

日志

 
 
关于我

出身在上海 小学:守真小学 中学:南洋模范中学 大学:同济大学建筑系 工作:同济大学建筑系教授至退休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过年——来访的小朋友  

2013-02-21 10:55: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年夜的上午家里要来客人了,是佘寅夫妇和钱锋,要说是小朋友倒不是因为年龄,钱锋过年就57啦,而且他是我们建筑城规学院的副院长,这官职還小吗,说小是因为我认识他的时候他刚上大二,是我辅导的那个小组的组长。他们班级很了不起,除了他之外正院长也出在他们班,对了,還有个副校长呢,这仅仅是留在学校的,校外在各个部门有多少得力的一线人物就说不清了。

我们教研室是专门负责低年级教学的,这班教完就教下一班,再次和钱锋接触是他大学毕业又考上了葛如亮先生的硕士生之后,那时我正跟着葛先生在浙江一带做风景旅游设计,为了弥补“文化革命”十年来的缺失,我们工作得非常努力也很快乐,那时条件很艰苦,我们去的地方没有飞机连火车也不能直达所以经常在长途汽车上来回颠簸,到现场的话還要爬山有时要淌小河,钱锋这时成了我们中的一员,每逢寒暑假大家都会全心投入到设计工作中去,佘寅是园林专业的比钱锋低一班,晚一年参加我们的团队。那时候无论是人或周围的一切都很简单很干净,想来有趣,我也是四十好几的人了,和年轻人混在一起竟然像回到学生时代。

过年——来访的小朋友 - 永龄 - 永龄的博客

 

每完成一阶段工作我们也常去附近游览,葛先生把这称为吸取养料,有一次行程還没结束又接下了一个电影院的设计任务,本来影院与风景无关,但缙云这地方很有特点,一般民房从墙体到楼板都是石头造的,当地特产的石头好像叫做“银辉岩”,它的特点是非常容易开采,但在空气中硬度会不断提高,于是我们就在这交通闭塞的小县城里设计建造了一座石头影院(内外墙都不加粉刷,屋顶是混凝土屋架)。有趣的是几年后举行了全国中小型影剧院竞赛,声明参赛的必须是已建成的案例,我们也将图纸和照片交了上去,过了一阵我在走廊里遇见刚参加完评审会回来的系主任冯纪忠先生,他笑着告诉我缙云电影院得了三等奖,接着问我高兴吗,我说当然高兴,先生又问为什么,我有些懵,支支吾吾说得奖当然高兴,先生還是追问,三等奖就高兴吗,怎么不是一等二等呢,我心想坏了,给同济丢脸啦,只能机械地说设计有许多问题還要好好学习……谁知冯先生忍不住笑了起来,他告诉我在竞赛中一等奖必须面面俱到,让人挑不出毛病,二等奖嘛需要照顾些代表性,比如地区啊什么的,至于那些有特点亮点又会引起争议的方案结果都放在三等奖或是佳作奖里面,你们的缙云电影院很不错。(照片是钱锋和我的儿子在缙云电影院工地上)

 

门铃声响起,他们来啦。

大家坐下喝茶时钱锋说这茶真香,春茶保存到现在(他看了一眼窗外,下着小雪呢)還是碧绿的很不简单哦。我随口说了句:“建德寄来的”“哟,龙老师還和建德有联系”佘寅插了进来“我们都是老朋友啦,谁像你呀,当了官…..”他两唇枪舌剑拉开了我们谈话的序幕,钱锋忽然问我是否记得他二年级参观幼儿园的事,我说当然记得,“是曹杨新村幼儿园”“那,记得我们做游戏吗”参观還做游戏?倒是记不得了,于是钱锋笑说了一个那时他们作弄老师的小阴谋。因为我们到参观地点时孩子们正在上课,大家只能就在操场的一角围坐在地上做游戏,谁输了必须将书包顶在头上,几轮过后有人悄悄传话要让老师输一盘,结果我也顶了书包,让学生们笑弯了腰。我问是谁搞鬼啊,下次见面定要讨个公道,钱锋赶快申辩:不是我,也不是伍江。

   说着话,许多老熟人许多旧事都来到眼前。最感叹是葛先生走的太早,他对专业的热爱,工作上的执着都是留给我们的宝贵财富。再说起当年接触的甲方,无论是局长或是县长都非常朴实,没有官架子,我们還有过把人家误当作农民的笑话,他们有的是当过兵的也有南下干部,也许他们自己文化并不高但是他们特别尊重知识,这使我们的工作方便得多。记得缙云电影院的经理老陈,真是个老实人,虽然人高马大却十分腼腆,我们去了,他总是搓着手站在那里咕哝“哦,大风”“哦,小蛇”不知该帮助做些什么才好。

说起当地的工程队也令我们感动,我们的工程不大但详图不少,缙云电影院的石头加工就有七八种,表面有粗的中的和细的,边缝有两边的四边的无缝的等等,哦,還有弧面的,他们都能准确无误,很少返工。好像那时没有偷工减料这条似的。

多么有趣多么难忘的回忆,钱锋感叹说只有我们在一起才像时光倒流一样。二十多年啦,看他们长大,结婚成家。记得钱锋结婚就住在单身宿舍里,也没有什么仪式,好像就是请了我们一家和佘寅一起包饺子,后来好不容易分到“鸳鸯楼”,等换成两房时他们的女儿毛毛已经上学了,再后来,在再后来嘛就不用托关系,不用等分配了……。每搬一次家总会请我们吃饺子,我的孩子们无论吃什么饺子总觉得没有钱锋哥哥家的好吃。

快到饭点时,我说家里也有饺子,不过是超市买的速冻食品,他们当然不同意,一定要请客,我说好吧近处有家东北馆子,让钱锋尝尝家乡味吧,于是点上了小鸡炖蘑菇,黄瓜拉皮,拔丝地瓜等等。吃饭时回忆已经翻了过去,谈的就是现在,他们从手机里找出儿女们的照片,毛毛大学毕业了,长得亭亭玉立和她妈一样漂亮,佘寅的儿子小盖盖也是个帅哥,大二啦。(其实佘寅的故事還多着呢,我们有三次做邻居的缘分,这些以后再记吧)大家说笑着直到周围的客人都走得差不多了才想到收场,为了响应“光盘”行动,剩下的通通由我打包带走,呵呵,两顿也吃不完。

 

                                                                                                                                                                                                                                                                         

 

 

  评论这张
 
阅读(9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