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永龄的博客

老唱片播送出老歌

 
 
 

日志

 
 
关于我

出身在上海 小学:守真小学 中学:南洋模范中学 大学:同济大学建筑系 工作:同济大学建筑系教授至退休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女儿遇到态度迥异的国人  

2013-03-21 09:39: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每个星期六是女儿打来电话的时间,她会将家里高兴的事,烦恼的事一一道来,让我们也能感同身受,这次她说起碰到了三拨态度迥异的中国人,太有趣了,我记录如下。

   女儿雁来生孩子前在HPP(德国第三大的建筑设计公司)上班,因为有了天意又因从杜塞尔多夫搬家到法兰克福,只能辞去了这份不错的工作。天意三岁后她不想就此在家当全职太太,還希望有一份属于自己的工作,有独立的社交圈子但又要兼顾孩子,就先申请了“自由职业”的身份,然后在网上登了求职文件。她现在就职的是一家广告公司。工资是以小时计的,有事的话请假比较方便。   

春节前,她忽然接到一个电话,是一家制造公司打来的,说近日有三个中国代表团要来洽谈业务,问能否兼几天专业翻译,女儿估计他们是从原来网上的求职文件找到她的,之前也有过一次,是一家旅行社要将有关中国的某些景点资料翻成德文,笔译虽然可以下班后做,但是组成文字和说话完全不一样,必须仔细斟酌,有些文法還须请教马科。口译就方便多啦,这次邀请她的公司生产的机械是制作“阳光房”(按照字面翻译wintergarten是冬天花园的意思)的,这也正是自己感兴趣的节能题目,便和公司商量请准了几天假。

   第一天去那边时外面下着雪,因此二十分钟的车程用了近一倍的时间,一路上,雁来心情轻松又愉快,因为对语言和专业都十分有把握,再说见到自己的同胞是件多么高兴的事(在德国中国人本来就不多,多特梵更少)。到公司后不一会厂长过来说客人快到了,他们一同迎了出去,只见车上下来四个穿着深色大衣的人,下车后立刻形成竖向的一排走过来,就像电视里看到领导参加什么会议那样,到门口时第四个人才疾步上来向德方介绍,打头的是董事长其次总经理,副总经理,他自己是总工程师。雁来说那几个人从下车伊始就板着脸,毫无表情,说话时甚至没瞧她一眼,呵呵让她满腔热情降至冰点。

   落座后,由副总介绍情况,他们是齐齐哈尔一家很大的公司,有好几千工人(呵,财大气粗),以前以家具生产为主,现在扩大业务范围增加了“阳光房”,主要是销往俄罗斯。

整个谈判过程包括德方介绍公司的产品,参观,讨论价格和发货时间等等然后是签约,一切都比较顺利,让雁来觉得累的是从头至尾必须要用“您”的称谓,她做过不少次翻译,一般都是开始时比较拘谨客气,几番对话后很自然地改用“你”称。这回看客人的架势不敢造次,可是碰到“你们”不知该怎么说了,只能说“贵公司”,很别扭。

中午主人准备了午餐,欧洲人请客和我们中国完全不同,餐具豪华精致代表了对客人的尊重,至于菜肴基本就是一道汤,主菜是肉食加蔬菜色拉,然后加上餐后甜点,当然红酒也是重要的,许多祝词感谢和玩笑都在举杯时,餐桌上的翻译因此经常吃不饱。这次的客人除了表示满意和感谢外就没话了,搞得主人也很尴尬,雁来本想问些东北的风俗人情,但见他们自己低声交谈些什么,只得作罢。在甜点上桌前,那位副总再次举杯称谢而其他三人已离座去穿大衣了,德国主人不知所措的说这儿厨师的甜点手艺不错,副总这才求救似的告诉翻译還有些采购的任务,雁来只得打了个圆场说是還有几个同伴在别处等候,必须先行。

送走了同胞回来她和厂长们一起轻松地享受了奶油水果布丁,厂长问中国人是不是都那么严肃,做生意怎么像政治谈判。不过,签了个大订单对他们不太大的厂来说是值得高兴的。正说着厂长接到电话,只听他说:要问翻译周小姐才能定,电话是从慕尼黑打来的,原来定在第二天来的客人想提前一天办事,雁来表示了同意,她想尽管還要空等些时间但能一次解决两天的任务也不错,何况德国厂长那麽尊重“翻译”呢。

第二拨客人是广东佛山来的,正如他们所处的地理位置那样,人也热情得多,见面就向周小姐道歉说害她久等了并双手递上名片,雁来昨晚是让马科打印了几张名片的,刚才的情况根本用不上,现在倒手忙脚乱地找了半天,自己也觉得可笑起来。

佛山厂比较小起步也晚些,这几年产品多销往东南亚,他们的厂长很谦虚也更好学,在车间和展厅不断提出问题,其中一人還仔细记录,不一会宾主间就很融洽不再用“您”了。签完合同告辞时再三邀请周小姐回国探亲时到佛山一游。

两天后的客人来自上海,他们是一个家族企业,十多年前姐姐带着弟弟开始创业,生产防盗门,不断改进工艺购买了德国机械,已经有`了自己的品牌,现在打算转产“阳光房”,这次是带着两家的孩子一起来订货。在车间里客人们看着那些精确拼装起来的构件,不时啧啧称赞让德国主人大为高兴,对客人购买细部图纸的要求马上同意。回到会议室时女厂长拉着雁来悄悄说,他们自己厂里的机器也是德国的,不知能否改装也用上。雁来正准备把她的话译过去又被她拉住问:会不会有点“小家败气”有点“摊台”,雁来笑说绝对不会。果然,德国人又召集了一些同伴将上海人带来的图纸研究了半天,表示完全可行,只要调换一些刀具而这些厂里都可以提供。

上海人表示感谢德方无私,让他们节约了资金。

德国人说客人精打细算的精神值得钦佩,让德国机床可以继续使用。

这个皆大欢喜還不是结局,签约时主人问你们的厂房在哪里,答说在浦东。厂长忽然皱起眉头说可能有些问题,说着找出一份文件,是一年前常州一家很大的公司和他们签的,那家也购买了机器和“阳光房”的图纸,最后要求附加一条:在江苏省和上海地区的生产权属于他们。当时德国厂方没考虑太多就同意了,现在要在浦东生产会不会造成违约呢,问题一提出有几分钟的沉默,上海的厂长问:常州公司每生产一套产品支付你们多少提成呢,这下德国人懵了,瞪大了眼睛直摇头说没有没有。上海人问“我们到其他地方生产行吗”“只要不是江苏上海都行”事情就这样解决了。

送客人走时雁来问了一句要搬厂很麻烦吧,女厂长小声用上海话回答“只要到材料便宜,房子也便宜的地方注册个厂址,中转一下就OK,那个常州公司说不定也是上海人开的”。雁来没太搞清楚,反正觉得上海人脑子蛮活络的。

 

  评论这张
 
阅读(6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