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永龄的博客

老唱片播送出老歌

 
 
 

日志

 
 
关于我

出身在上海 小学:守真小学 中学:南洋模范中学 大学:同济大学建筑系 工作:同济大学建筑系教授至退休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过年——娱亲记  

2013-03-04 10:40: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娱亲活动的主角是我的内侄女以欣,一个有爱心有孝心的好女孩  

事情是这样的,去年的夏天突然接到以欣的电话,这个“突然”是因为我们失去联系有一段时间了,她说的话更让我吃了一惊,她爸爸也就是我表哥在一个多月前出了车祸,过马路时被一辆轿车迎面撞倒,撞击将挡风玻璃都击碎了,送到医院时眉骨开裂,头肿得认不出来,肋骨断了九根,以欣赶到医院以为大事不好,谁知表哥命大,头上缝了十多针在医院躺了一个月奇迹般的好了出院了。回到家虽然请了钟点工做饭,但因行动不便更觉寂寞,以欣来求助,希望我们有空时能去探望一下。

过年——娱亲记 - 永龄 - 永龄的博客

 (照片中是我和两个表姐及表哥)

表哥是我二舅的儿子,母亲娘家有两个哥哥,大舅比母亲大许多过去在老家寿州经商,早年就亡故了,他的儿子从国外学成后回上海在船厂当工程师,我小时候每逢过年过节大表哥都会来我家看望姑姑,我還记得他的个子很高,对母亲很有礼貌很儒雅的样子,说话的声音非常好听。二舅和母亲年龄相仿,而且在我出生前我们两家都住在《金谷村》二舅家有我两个表姐一个表哥和一妹一弟,他们是我儿时最好的伴儿,特别在我父亲卧病和住院时,母亲就将我寄养在舅舅家,哥哥姐姐们教会我许多游戏,“造房子”“捉踢子”等等,還有一种在房间里玩的游戏叫“找东西”,一个人走出门外,其他人将一件东西藏起来,当然规定不能放在柜子里或抽屉里,找的人进来大家就用“近”“远”来提示,很简单的游戏我们会百玩不厌。有趣的是,去年在女儿家的一个下午,我在楼上看“中国好声音”,下面来了好几个天意的小朋友,只听得叽叽喳喳,下去一看竟然也在玩着同样的古老游戏,只不过他们叫的是“热”和“冷”。

之后,我们各自在不同的学校和同学的环境中长大。在我上大学时,因为母亲和姐姐迁居北京,周末和节假日要回家的话就是回舅舅家里,但是姐妹们的情况有许多变化,两个姐姐都结婚搬出家里`,表哥从交通大学毕业分配去了东北工作,并且和同一条弄堂付家的女儿结婚。我的表嫂毕业于复旦大学,也是姐姐们从小的玩伴,不知怎么一来就结下了这段姻缘。表嫂非常活泼开朗,什么事都喜欢尝试,特别是做菜方面,她做的西餐味道好极了,只是她有个太特殊的家庭,母亲是段祺瑞的女儿,她就是段家的外孙女。我记得以前的书里说段祺瑞是个军阀,汉奸卖国贼,十恶不赦,所以她一直也小心翼翼做人,可是运动里总会被株连,表哥因为难以调回上海也常迁怒于她。不久前我从网上的几篇文章中了解段祺瑞并没那末坏,有的還称赞他清廉,同情学生,能反省自己等等。谁知道呢。(其实還有桩趣事,我大学的班上居然也有一位段家的外孙女,和我表嫂是表姐妹,这世界真小啊都让我碰上了,同学家的私房因建延安路高架必须动迁,那是一幢独立的三层老楼房,动迁办只给了很少的补偿款,我的同学整个家族早就移居美国,这次特地回来办理此事,她曾到政协的侨务办去申请,得到的回答是:谁都可以平反,段祺瑞绝不能平反。唉,这只有天知道啦。)

表嫂独自带大了一男一女两个孩子,女儿就是以欣,好不容易盼得表哥也调回上海,一家团圆。有几件事使我们两家走得更近,一件是以欣考取了我们学院的规划系,(不过这也许是个错误,她数理成绩很好所以凭着总分进了学院,但一直对规划,建筑没有感觉,我曾悄悄向她老师打听过,他们都笑说:是个可爱的小姑娘,设计嘛要求不高只要及格就行。她也是我唯一知道的毕业后不干本行的)二是表嫂自己也调入同济物理系的实验室,最吃惊是他们比我更早几年搬入同济新村,住在沿彰武路的“蛙式”公房里。

我原本知道表嫂有肾病,她也不太在乎,就在大约06年吧,我不小心弄得大腿骨折,在医院里整整躺了三个月,回家时才听说表嫂因肾功能衰竭去世了,开始我不敢打电话,不知如何安慰,如何表达,表哥是一介书生,饮食起居都由表嫂照顾,现在怎麽办呢。过后再打电话和上门探访就只见铁将军把门找不到人了。

(呵呵,啰啰嗦嗦先写了半天,下面才是我春节的活动)

 

春节前以欣打来电话,说她想搞一次活动,有谁谁谁参加,一下报了好几个名字。我回说春节嘛是想和你爸一起吃吃饭喝喝茶说说话的,有陌生人在就拘束了吧。以欣大笑说“孃孃搞错啦,哪是陌生人呀,是大表哥他们呀”“哪个?”“就是你的大表哥家的我的大表哥呀……”。听起来像是绕口令,但让我明白了,表哥自从和我们联系后心情好多了,但還是经常要叹说孙家败落无后了,以欣虽然有个儿子,但姓了别家的姓,以欣哥哥生的却是女儿,小弟(我的表弟)过早离世而且留下的也是女儿……于是以欣就想借春节机会将与孙家有关的人召集起来,让老爸高兴高兴。哎呀,我这个哥不过比我大四岁,思想怎么那样老旧那样封建呢,其实龙家我父亲这一支不也无后吗,我哥没有孩子,就算连我也算上,我儿子不就不愿生育吗,有什麽要紧呢,国家人口不是正常增长吗。

这次聚会定在年初七,地点是淮海路上的金钟广场,我查了地图乘地铁1号线到黄陂路站,下车后竟然傻傻地站在陌生的路边,印象中的嵩山电影院在哪呢,八仙桥怎么不认识了,唉,我还是上海人吗。

好不容易在众多高层“广场”中看到前面路转角处有个红色的架子立在人行道边,上面挂着一排金色小钟的,想必是了`。

以欣他们已经在饭店的包间里等候,我们说了会话那两个陌生的侄儿和家人也来了,从他们的身材和脸上我依稀能辨认出小时候对大表哥的印象,毕竟是亲戚吧,很快就熟悉起来。他们一个刚从教育局退休另一个曾是上海男排的教练,都很会说话,一个表示在上海没有什么亲人,幸好以欣帮他们找到了叔叔和姑姑,另一个说本该带下一代来拜见老长辈不巧都上班去了。

上菜以后谈话就都围绕“吃”上,我哥属于上海“老克勒”那两位也是美食家,可以侃出不少道道来,当表哥对我讲到以前家中四姨(我母亲的妹妹)做的某个菜时用了寿州话,我也以家乡话回答,话题马上转到方言上,侄子们都能讲一点儿安徽话,“乡音”真是个奇妙的东西,能把人和人顷刻拉近,一些很特别的发音,什么“确报”(有趣)呀,什么“搓钵子”(簸箕)呀還有“糖轱辘馍馍”(一种家制的甜点)带来许多欢笑也带来许多对过去的回忆。

过年——娱亲记 - 永龄 - 永龄的博客(白衣是以欣,她前面是表哥和小弟的遗孀)

 

      上甜点和水果时,以欣宣布餐后有个余兴节目,上顶层的钟楼去撞钟。我们一行乘电梯到42层,有个导游小姑娘等在过厅里,见了我们说:欢迎陈总的客人,我悄悄问以欣陈总是谁,这儿是什麽地方,以欣笑说是上海实业集团的会所,那个陈总也不认识,是托朋友联系的。导游领着再乘液压电梯上两层,进了有宽敞视野的观光厅。
过年——娱亲记 - 永龄 - 永龄的博客
观光厅
过年——娱亲记 - 永龄 - 永龄的博客
只此一桌,不知等谁来享用
过年——娱亲记 - 永龄 - 永龄的博客
我们就在人民广场的上空
过年——娱亲记 - 永龄 - 永龄的博客
 延安路高架和延中绿地
 
 
过年——娱亲记 - 永龄 - 永龄的博客
遥望黄浦江,那一片黑色屋顶是城隍庙
 
 
  
过年——娱亲记 - 永龄 - 永龄的博客
   

从观光厅再步行两层到一个展厅,展出些历代古钟的照片,名人题字,导游说这里是静安寺的法师(叫什么没记住)勘定的,再由旋转梯上到敲钟的环廊。这一路又提又爬又转,我不由得想,如此不畅的交通,建筑空间也不大完整,会不会是个高空违章建筑呢。

小导游要求每个人敲钟前先许个愿,看到侄媳闭目凝神的样子,有点好笑,不知求福還是求财。我也撞了三下,祝我的家人和朋友:平安。快乐。健康。

这次活动很成功,表哥看上去特别高兴,大家都说要加强联系,也相约明年。回去的路上我一直在想,以欣费许多心思只为让父亲高兴,这样的女儿太难得了,倒不是叹自己儿女弗如,只悔恨我母亲在世时孝顺太少了。

 
 
 
 
 
 
 

 

  

 

  评论这张
 
阅读(8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