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永龄的博客

老唱片播送出老歌

 
 
 

日志

 
 
关于我

出身在上海 小学:守真小学 中学:南洋模范中学 大学:同济大学建筑系 工作:同济大学建筑系教授至退休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管了一桩没有结果的闲事  

2013-07-15 13:04: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搬到现在的小区差不多有六年了,现如今的住宅小区大概都一样,邻里之间几乎没有关系,不像以前的同济新村原属于单位宿舍,住着的都是同事、熟人,即使是别的院系或新入住的,几次见面也就不陌生了。更不用说再以前生活过的泰兴路了,那儿是老式里弄,隔壁对门像是一家人似的,唉,社会在发展人与人的关系却疏远了。

   我和现在小区的邻居们是通过以下几种情况交流的,先是外孙女天意来家时,陪她在儿童乐园玩耍,认识了谁谁的奶奶或谁谁的外婆,再就是傍晚散步会碰上诸位溜狗狗的朋友,认识了狗狗也认识了主人(我是溜自己,哈),以后要说起某人时,就说家里有拉布拉多的,有哈士奇的或者是老是抱着小黑狗悠悠的,

   最常有的接触要数在小区班车上了,因为我们小区地处偏远,上班族几乎都靠私家车,其他如上菜场、到超市、股市还有乘地铁都由小区班车接送,时间久了发现乘车的也就在这么些人中间。碰面多了打个招呼问声好,说的多是哪儿水果新鲜,哪只股票有潜力     ,至于家长里短几乎是没有的,哈,谁了解谁啊。上车聊着下车拜拜,不知对方姓什么家住几号。去年搞不清为什么要选业主委员会,公布了各家业主的基本情况,呵呵,像我这类教书的,复旦、交大、东华、师大还有哈军工、西北工大等等多了去了,当然也有医生、画家和收藏家等等,(也还有老板、经理和不知靠什么过的不错的人家),可叹的是这教授那总工也都在看管第三代照应第二代啊。这件事后,有些称呼就从阿姨阿婆改为某老师某工了。

   有一天,是买好菜在路边等班车,一个比我年轻的大姐招呼着走过来,平时不知她的姓氏,听她说话时浓重的浙江口音曾问起是否籍贯宁波,她说是海宁,以后我们说起她时就称为那个海宁了。海宁问我“老师是哪个系的”我说建筑系,她说建筑好哦,自己的儿子也是同济毕业,学的是管理,家里的事什么都管不来。我感觉到她有些什么想对我说,上车后她坐到我边上,下了车一直陪我走到家门口。说的是她家房子漏水的困惑。

   写到这还必须先介绍一下我们小区的建筑类型,一共分为三种,独立式住宅占大部分,小区北面也就是入口处有十幢五层的公寓楼,第三种就是我现在住的,我和大山他们在两幢独立式的地基上硬是挤下了五家的联排式,呵呵,这个故事以后再记,海宁就住在公寓楼里.

   这公寓楼不知是谁家设计的,比较特别其实想法合理,底层加二层是一家(底层比较潮湿不好卖),四层加顶层一家(顶上较热)三楼单独一户两房两厅,海宁住的是三楼。她是四年前从一个台湾人手里买的二手房,住着很不错,大约过了一年发现朝北的卧室墙壁有点潮湿,原以为是上海的黄梅天,但到了夏天也没退,而且泛潮的面积越来越大,差不多到了整个卧室的北墙面,海宁一家都是老实人,又等了半年才去找物业公司,物业下了个结论说是墙面施工粗糙造成渗水,如果重新粉刷外墙牵涉工程太大,动用维修基金是要全体业主同意的,稍安勿躁吧。于是又等了一年,小卧室是儿子用的,书啊资料啊开始发霉,奇怪的是同样朝北的餐厅墙面却是干燥的,海宁满腹怀疑想找人解释就找到了我。幸好我教过房屋构造,稍有点这方面的知识,就让她约了物业一起去现场分析。

   几天后,海宁来电话说已经约好了现在去,当我到物业时,经理推脱自己不懂业务派了个水电工参加这是我除大山小郑外第一次拜访的邻居,见到了海宁从未露面的先生(原三线国防兵工厂厂长,因工伤离职)他们家东、南、北三边都可以开窗,很舒适明亮,但打开小卧室的门,实在有些惨不忍睹,所有书柜、电脑台都拖离外墙,墙面上粉刷斑斑驳驳有的地方还有些黄绿的霉点。其实我在去她家之前已经围绕那栋楼转了两圈,有了个基本看法,我觉得墙面渗水是不可能的,一般的雨水只可能打湿表面,只有加上大风的压力才会渗透,上海的大风就是夏季的台风,台风大多来自东南,少量来自西南,因此许多建筑的东山墙渗雨,隔壁大山家就修过呢,另外,海宁告诉我楼上人家是后她家搬来的,搞装修乒乒乓乓了好一阵,我也问过其他住四楼的人家,知道海宁小卧室上面是个封起来的后阳台,阳台进去是厨房,管道井和下面是对好的。从外面看,许多人家挂着窗纱,大概用作小餐厅吧,这家干什么就不知道了,如果他家接个洗衣机什么的,自接的水管难保不出问题。记得有个同事在装修时地板、面砖是自己买的,水管、电线包给了施工队,包工程哪有不偷工减料,厂里生产的水管如果检出有砂眼,就做次品,低价买来嵌补一下根本看不出,日子一久洞眼现了原形,也许好几天才漏一滴水,等我同事发现护墙板都已经变形。

   我建议海宁一起去楼上看看,于是她拨了小区内部电话,人家就是不接,打开门都能听到上面电视的声音,还是不接,我请水电工去敲门,算是师出有名吧,这才进了她家门,原来他们装修时将阳台和厨房完全打通,靠外墙非但接了洗衣机还有洗菜盆,上下水管俱全,物业的水电工当即赞同了我的分析,卧室顶上有这么一摊后来自己加的设备是挺麻烦的。奇怪的是这家的主人拒不露面,开门的年轻女子抱了个孩子,不知是女儿媳妇还是帮工,反正一问三不知,里屋的门虚者,能看见老太在打手机,河南口音,我认出她是去股市的常客。本来想问问装修时是哪家公司,海宁说算了,这人不讲理为了楼道打扫吵起来要骂难听话的,摊上这样的邻居太倒霉了,只好请水电工去汇报,让物业拿个主意。

   海宁`催了几次,物业请两家来协商那家完全不配合,请他去搂下看看也不理会,物业只好做了个决定,邀请房产部门来鉴定,两家都要将墙体凿开,这笔费用两家先垫付,结果出来后责任方买单,海宁同意,還表示,楼上修好后,他们家自己来修,可是楼上更不买账说“我家又没漏,我不出钱也不许动我家的墙”物业也束手无策。

   有天我去交物业费,好些个业主和工作人员在议论,有的说找柏万青,有的说找东方台曝光,有的说打夏令热线,归结到她不开门,不理会怎么办……上法院告行吗…..

  

  

  

  

  

   

  

  评论这张
 
阅读(6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