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永龄的博客

老唱片播送出老歌

 
 
 

日志

 
 
关于我

出身在上海 小学:守真小学 中学:南洋模范中学 大学:同济大学建筑系 工作:同济大学建筑系教授至退休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酷暑忆“乘凉”  

2013-07-30 21:15: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年夏天来得特别早,家里空调也启动的比往年早,人是有依赖性的,躲进了屋里常常不想出来。但是时间长了也会感觉头昏脑涨,我想别闹上个空调病,每天总得要找个恰当的时间出去走走才行。好像是上午十点到下午三点半这段时间紫外线最厉害,那我就打算四点出门,上街走走顺便买些早餐面包。可是来到骄阳下,那真不是3839度可以形容的,尽管这几天没有雾霾不是很闷,但走在大街上,太阳的灼烧使草帽和墨镜完全失去作用,感到无处可躲。沿街虽有大树但都栽种在快、慢车道之间的隔离带上了,挺好的树荫只罩着来往车辆,行人享受不到哦`,只走了半条街就不得不躲进超市。

后来我改变了外出时间,吃过晚饭太阳已经下山,看到院子里的竹子微微摇动,想必有点晚风吧。不曾想踏出门去一阵热气从脚下升起,原来是被太阳烤晒了一天的水泥路面正吐着怨气呢,停在路旁的私家车也悠悠地散着余热,虽然没有太阳,热浪并没有消减,这时小区的路上没有人也没有狗,我沿着平时的散步路线走着,只有一片蝉声相伴,谁家小池塘里呱呱的蛙鸣时而参入,对于在桑拿中的我来说一切都是呱噪,快快地走一圈出一身汗,然后回家痛快地洗澡,坐下看电视好舒服

     忽而想起以前没有空调没有电扇的日子,想起那时晚间的乘凉。记忆最深是在泰兴路的《寿春里》(详见我200999日的博客:正在消失的一条里弄),那是一条老式里弄,也就是石库门弄堂,弄里所有房屋都是南北向联排布置的,到了基地最北端还剩下一条空地,只够横过来造一户东西向的房子,我家就在那栋房子里,同住的还有我公婆和二姐(我先生的妹妹`)一家,另外在“灶皮间”和“后客堂”有两户邻居。

   每到夏天的傍晚,弄堂里就热闹起来,在我家的后门口有一口井,这口井就是弄堂里公共的“凉”源,从下午开始陆续有人家将西瓜、菜瓜、黄金瓜和盐汽水等等用竹篮或是网兜挂到井里去(那时,普通百姓家還没见过冰箱),等下班的放学的回来吃时,那是一个透心凉`。接下来就是提井水泼地,各家用铅桶泼湿自家门前,不一会整条弄堂都湿漉漉的了,等到地面干干净净时暑气也已尽消。

酷暑忆“乘凉” - 永龄 - 永龄的博客

这就是《寿春里》的主弄,两边還有几条支弄,弄底是我家。这张照片是07年拆迁前拍的,一         半以上住户已经搬离,弄堂也杂乱了许多。

酷暑忆“乘凉” - 永龄 - 永龄的博客
                               10号,我住了近二十年的家,旁边就是那口井,楼下的房间是
                       《灶皮间》,二楼是《亭子间》,顶上是《晒台》
酷暑忆“乘凉” - 永龄 - 永龄的博客
                       上海里弄建筑的细部

   

接下来上演的就是乘凉了,各式各样的座席尽数登场。大小板凳、高低椅子,最大的家什是竹榻和行军床,这两件如今已不大看见了,前者是粗粗的竹子`做的床架,平整的竹片排成的床面,一般都是家中用了许多年的,油光埕亮,一看就能想象躺在上面有多凉快,行军床是那时家庭中常备的,木支架和厚帆布组成的折叠式单人床,特别是房间小人口多的人家,白天收起来立在墙角晚上铺开非常方便。

乘凉的人一般是吃过晚饭才出来的,但也有些人家连晚饭也在弄堂里安排了,我们10号灶披间的舅妈一家就是在后门口开晚饭的,娘舅還喜欢喝上两口,菜倒是不讲究的,两块咸带鱼,一碟发芽豆,一个人独悠悠的享受。

乘凉的男人们会三五成群聚在路灯下打打扑克,也交流各类社会传闻和信息,女人们大多手里不会闲着,不是“拆纱头”(将服装厂制作衣物裁剪下来的碎片拆成线头,供机修工擦油污时用的“回丝”,这种零星加工是论斤计费的)就是织毛线,小孩子到处乱串,弄堂就像是众家的客堂间。热闹继续到十点左右孩子和他们的母亲该回去休息了,男人们可能要到更晚,个别会盖着毛巾睡到被露水打湿才回家。

乘凉的地方除了弄堂還有各家的阳台和晒台,我家就有个晒台,在那里乘凉就没有下边那麽公开也安静得多。石库门房子朝南是天井和客堂,北面是灶披间,本应该是烧饭的厨房,解放前被二房东隔了条过道后又租了一家(我家做饭就只能在楼梯间了),灶披间上面是“亭子间”,再上面就是晒台,大约20平方左右。每天晚饭前,要将井水拎上晒台,这本是辛苦的事,后来想办法用麻绳直接将井水从外墙系上来。晚饭后搬椅子是三个孩子的事,两个是我家的,另一个比女儿大五六岁的是二姐的儿子,我们還接了盏灯,可以看书看报。

已经许多年过去了,现在還清楚地记得那时晚风习习的凉意,记得靠在躺椅上和孩子们看星星讲故事的愉快。大家都觉得阳台似乎是最高的平台,离天空最近的的地方,乘凉给大人和孩子很多满足。如今《寿春里》已经从上海地图上消失了,代之以五万多一平米的高档小区,再过几年,想必乘凉二字小学生已经不懂,字典里该如何解释呢。

今年夏天可真热,这篇博客也写了好几天,一开始我的题目是《夏日忆乘凉》,写到一半改成《盛夏忆乘凉》,最后变为《酷暑忆乘凉》了。呵呵。

 

 

  评论这张
 
阅读(13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