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永龄的博客

老唱片播送出老歌

 
 
 

日志

 
 
关于我

出身在上海 小学:守真小学 中学:南洋模范中学 大学:同济大学建筑系 工作:同济大学建筑系教授至退休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房子的故事《一》梦开始的地方  

2014-01-13 13:25: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参加退休教师的秋季三日游,到了南浔和湖州。为了参观造型特别的七星级酒店我们于第三天早晨到了《太湖山庄》,尽管因为“手续不全”没能入内近距离体验,但一望无边的太湖还是让大家放松心情,流连忘返。

太湖对我来说更有一层特别的意义,我和一群既懵懂又爱做梦的书生二十多年前曾在太湖南岸玩了一场快乐的游戏。 

   90年代初学校招生都是由各系教师参加的,高考前先要到本地和外地的重点中学去了解考生情况,发推荐表格,高考成绩出来后再作进一步挑选。好像是91年吧, 78月间的一天,我在教学楼的走廊遇到阿保,他问我可愿意去湖州,我问做啥,他讲很简单的,就是到湖州中学了解毕业班情况并送去同济大学的推荐表,本来他是和另一同事搭档的,不巧那位有事走不开,他正在到处拉夫,说完又悄声告诉我说,办完事,可以到他太湖边上的老家去看看,我当即同意了。阿保那时是建筑系小字辈青年教师,改革开放初期我们都是葛如亮先生的“兵”,一到假期就跟着先生转战在浙江各地(做现场设计),因此互相十分熟悉。以前常听他吹上大学前在家乡如何如何,很高兴可以去的见识一番了。

   那天我们是乘清晨的长途汽车到湖州的,公事完成得很顺利,因为事先联系过,一位校长(也许是教务长)将准备好的毕业班资料摊开,学生名单上注明了平时成绩和报考愿望等等,我们又提了些关于健康、兴趣爱好等问题就告辞了。

  记不得中午吃了什么就赶往船码头,那时湖州市完全没有现在繁华,没有那许多高楼,记忆里码头离城市也不是很远,码头边上停了好多只小船,船身没看清但甲板和船舱都是木头的,舱内不过十多个座位,人坐满就开,大约就是水上的公共交通吧。船是有动力的,开起来突突的响。船老板为了安全不让乘客到甲板上去,我只能凭窗眺望,看着湖面由窄慢慢变宽,两岸是一派初夏景色,种着庄稼的绿色田地,浓密的小树林和农家墙院。看着看着忽然感觉似乎进入了电影《早春二月》的场景,孙道临所扮演的萧涧秋不就是乘坐这样的船到浙江某小镇去教书的吗。电影里的许多情节和人物也来到眼前,我很喜欢扮演陶岚的谢芳,记得那时我将《大众电影》里谢芳的彩照贴在宿舍墙上,结果团支部会上還受批评,说是小资情调太重。就这么一路胡想下去……直到阿保推了我一下,叫我快看,前方有一座三孔石桥,他说电影《杜十娘》里的潘虹就是从这桥上跳下去的,尽管没看过《杜十娘》,但眼前清丽秀美的景色,怎能不入镜呢。我们的船缓缓地穿过桥洞,河面又变窄了些,岸边房屋多了起来,我们的船拐进一处河湾停了下来,我以为这就到了,阿保说这儿是《织里》镇,自古以来百姓以纺织为业,现在也有不少服装加工的作坊。我觉得小镇的名字太好了,又古朴又贴切。本来想多看看,经不住阿保催促说从这到家還要走段路呢,我走着又问“你家的村子叫什么”“漾西”“有什么出点吗”“说不清,可能村东头有个水塘吧”(后来我查了字典,漾是水的波纹)我觉得浙江的许多地名都太富诗意了,于是就和阿保数起熟悉的去过的地方:漾西、织里、南浔(浔也是水边的意思)、桐庐、白沙、丽水、缙云、青田……。浙江多水,浙江文人也很多。

   我们走在不宽的土路上,路两边的庄稼长得很高,也许是玉米吧,反正有点青纱帐的感觉。路上来往行人不少,农民样的、干部样的,都和阿保热情地打着招呼,好像是“回来啦”的意思,可见他是个受欢迎的公众人物。

   晚饭时阿保妈妈一直客气地说着:不知道老师来没啥小菜,我吃得很香。吃着饭,桌旁来了不少客人,有端着碗的有抽着烟的,有年轻的也有老的,不一会就围满了人,他们高谈阔论,烟雾缭绕。似乎有的谈乡里工作、有的讨教孩子上学和工作的事,也有问进城看病的,从这些五花八门的是看来阿保還真是个人物。

因为一天行程有些累了,就跟随保妈回房休息。第二天起来,堂屋里又已是高朋满座,我因为听不太懂乡里话,就自己到村里游荡,只见家家户户都敞开着大门,走到哪里都能看到他们忙碌的生活。碰到的人们对我十分友好,都称我老师。曲曲弯弯兜了一大圈最深的感受就是村子像是个大家庭,比以前弄堂更大的大家庭。忽然心里生出一个念头,要是在这里也有个家多好呀,记得孩子们小时候逢年过节总会问我别人家都有“乡下”我们怎么没有,意思就是想在节日里去到个陌生又新鲜的地方,其实连我自己何尝不想呢。要是在村里有间小屋,有院子有鸡鸭,能种菜能种花……正想得出神,听见有人叫“老师”,是几个年轻人来找我去太湖边上玩。

从阿保家到太湖不过2-300米距离,我们還没走多远就听得保妈在后面叫“到太湖带些“weizai”回来,我没听明白,以为是“碗盏”经解释才知是“弯转”也就是虾的意思,虾烧熟了身体不是就弯转了吗,各地的方言里都有许多很形象的啊。我们走出村子和一片菜地再跨过条小河就到了太湖岸边,只见那比人高的芦苇像一道绿色的屏障,拨开苇丛站到湖滩上才见识到向往的波光粼粼的太湖水。太湖多宽阔呀,几乎见不到边,他们告诉我一直往前看,天晴时可以看到东山(苏州)往左前方依次是宜兴、无锡等地。记得那天早晨有些云遮雾罩,看不到许多远,只见有几只小船远远近近在湖面上游走着,微风吹动身边的芦苇,真像置身在清新而淡雅的画卷里。记不得是阿宝還是其他小青年说,老师敢走到水里吗,我们给你拍照。其实看见清清浅浅的湖水我早就跃跃欲试啦。

(在我打算写这篇博客前就在找那张照片了,遗憾的是不知放在哪本相册,一时没找到,转而又想到网上找几张太湖的影像,也都不是那时的感觉只好作罢。)

回去草草吃了早中饭,赶往另一个叫《七都》的镇子搭长途车回学校。一路上满脑子都是农舍和太湖,和阿保的谈话也是问他有没有在村里租房或买房的可能,谁知阿保比我想得更进一步,他说你没有真正接触农村,不像他,从小在农村长大,农民的观念和生活习惯和我们有很大差异,你喜欢的是这儿的环境,要来也要另选基地,而且就一家住着也没意思,多约几个朋友一起来才好呢`。这番话更使我的兴奋提升了许多,呀,那就是建个“建筑师村”啦,呵呵,做梦吧,做梦也是开心的。

 

 

  评论这张
 
阅读(7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