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永龄的博客

老唱片播送出老歌

 
 
 

日志

 
 
关于我

出身在上海 小学:守真小学 中学:南洋模范中学 大学:同济大学建筑系 工作:同济大学建筑系教授至退休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房子的故事《二》成立了一个公司  

2014-01-28 15:37: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时候一个人在心里的想法只是他自己独自玩味,但是如果和朋友们谈起,经过大家附议、补充、掺和就会不断扩大,真成了那么回事。从漾西回来那阵,正逢建筑市场的盛世,我们`这些教师也有机会参加其中。工作之余闲谈说起在乡下买间房的想法,引起热议,特别是同在德国待过的朋友大山和小正,他们两特别兴奋,一个劲夸我的想法很先进,因为许多德国人早就是这样做的,记得在德国慕尼黑学院进修时,听说美术教授孟克在意大利的某个小岛上有个别墅,当时王小慧去过那里回来说,孟克就只是买了个破旧的农舍,将内部改造得非常舒适,他可以在那儿搞创作和躲避德国天气阴沉的季节(意大利常年天气晴好)。接着我们又谈起那次跟随美女教师佩西莱到阿尔卑斯山下度周末的事,佩西莱的朋友在那里有间别墅当时空闲着,就邀请我们同去玩玩`。我们当时哪里懂得什么叫度周末(中国還是六个工作日制),但大家对阿尔卑斯山充满向往,当然就欣然“入乡随俗”了。

我很小的时候,看过一本书,写的是一个瑞士小姑娘在阿尔卑斯山中遇到暴风雪而迷了路,所幸被牧羊人救起,她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一所木头造的房子里,盖着柔软的毛毯,壁炉里燃着火,一切都温暖极了。我们度周末住的就是那种我从小就向往的木屋,虽然当时已是春天,不用生火,但的确一切都很温馨。阿尔卑斯山下的那个村子很小,有不少屋子是用来度假的,周围有森林有牧场。我们过得十分轻松惬意,白天四处游荡晚上一起做饭各显神通,還喝红酒,唱歌学跳舞……。第二天迎来了一位不速之客,佩西莱介绍那位老太太是《南方德意志报》的记者,也是来度假的,昨晚听得我们十分热闹所以过来探访。谈话中知道她对中国很好奇,也问我们对德国的印象,大家交谈很随意,有件事太滑稽了所以记得清楚,当我们为她去煮咖啡时,谈起了中国的厨房,她问是否還在用煤气,我们说不是,老太太很感安慰说煤气不好,有危险,大家楞了一会才知道她是误会了,以为我们也是用电烧饭的,于是马上说不,我们用的不是煤气而是“煤”,这下她愣了,我们粗浅的德语很难解释煤球炉和蜂窝煤,只好比划,还是大山找到纸和笔,才让她能够一知半解。几天后报上登了她一篇小文章,称我们是一群她见过的最友善最轻松的中国人。

 我知道自己写着又跑题了,但是忍不住去翻开那些愉快的记忆,还从纷乱的相册里找到了几张照片。

房子的故事《二》成立了一个公司 - 永龄 - 永龄的博客

这就是那个小村子

房子的故事《二》成立了一个公司 - 永龄 - 永龄的博客

我们度假的小木屋

房子的故事《二》成立了一个公司 - 永龄 - 永龄的博客

快乐的晚餐

房子的故事《二》成立了一个公司 - 永龄 - 永龄的博客

和记者谈天 

*                                 *                             *                               *

       我们说来说去真的要干些什么还是要找阿保商量,他在当地很不一般,以前做过生产队长,带领过民兵,也做过赤脚医生和兽医。人际关系极广,人缘也好。他上大学了,而许多当时的战友们如今都在不同的领导岗位,说不定能帮到忙。

   阿保的确是个想法很多的人,时不时会有些惊人之举。果然,不久就有了第一步的好消息,说是村里表示欢迎同济的老师到他们村里盖房子。这是不够的還要向乡里、镇里申请,开始只凭他三寸不烂之舌再后来就得托朋友或是朋友的朋友啦,像这种需要占用农村土地的的事哪可能说说就办成的,他和我们说起:必须给市里打个报告才行。可是这些朋友都和我不相上下,对申请什么,报告什么一窍不通,就全权委托阿保啦,我们还是只管教我们的书做我们的设计。

大约又过了快一年吧,阿保说他借了一辆小面包车约大家到他家去玩玩,这里除了我和阿敏外谁也没去过《漾西》,一路上无比兴奋,那时没有很多高速公路(上海甚至全国唯一的一条高速公路就是沪嘉线),那时也没有私家车,平时挤惯公共汽车的我们坐上小面包就像自己成什么了贵宾似的,车是沿着318公路行驶的,尽管开了近4小时也不觉累。中午在阿保家我们吃到新鲜的蔬菜,美味的“弯转”,還有本地特制的酱鸭。阿保宣布说湖州市里已经同意将河边那块地给我们用啦。这个消息让大家迫不及待地放下碗筷跑到外面去,从村子向北到河边是好大一片土地,和我们想在村里或村旁谋得一小块“宅基地”的概念完全不同哦,如果真的在这片基地上建房的话,那么在家里在阳台上就能毫无遮栏地欣赏到太湖的红菱太湖的水和太湖的帆影啦,多美啊,大家欢呼雀跃起来。

阿保又召集我们说事,他说湖州市虽然已经同意,但必须办理正规手续,我方不能是他个人也不能是同济一群教师出面,必须成立公司,大家正沉浸在喜悦中,也不问什么公司只管同意就是,公司的名字阿保建议为《金海岸》,大家觉得好是好,但似乎国外有过,大山脑子快改了一个字变成《今海岸》,其实我觉得叫《南岸》更贴切一些。

不久,阿保在某饭店召开公司成立会议,记不得有没有批准文件,也不知有没有公司章程和股东名单(在写博客前我问了大山和小正,他们都说当时没在意,好像没有)现在能记起的就是那房间里有卡拉OK,饭后几个孩子(阿敏的儿子、阿保的女儿和我的儿子)唱得很开心,我第一次知道儿子梁梁的声音真好。

     

 

  
  评论这张
 
阅读(97)|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